听说医生一般把cancer写成“Ca.”,因为短短六个字母太过于残忍,仅仅是落笔写下它,都怕给病人带来更大的痛苦。
人死是什么样子?体温渐渐消失,皮肤变得青白,肌肉僵硬,没有呼吸,消化道内淤积的血从嘴里从鼻子里涌出来,堵都堵不住,吐出来的血结成块从厕所都冲不下去。
去年是爸爸,今年是姥爷,又是一模一样的三月份。
家里大人都去处理后事了,六年级的表妹仿佛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,情绪依然正常,放学回来还缠着我聊天不肯去睡觉。
有什么不一样呢?只是家里空空的再也见不到了。
前两天电视莫名就不能看了,不会修,那便打给我爸问问吧。和妈意见相左不开心了,那就去找爸诉诉苦吧。谁?问谁?找谁?以往冬天家里都热的不行,今年不知是暖气的问题还是人太少,回家外套都脱不掉,冷的像南京的宿舍。
去年因为医院人太多排不到电梯天天爬14楼的日子仿佛是昨天,今年刚过完周年姥爷就跟着没了。
眨眼间仿佛还能看见小时候在南燕竹的院子里跳方格,姥爷姥娘拿着我爸给我买的玩具在房间里等我玩好了回去吃饭。

评论(1)
©十里酱 | Powered by LOFTER